当前位置 电影网 岱山哪里有站街的
温馨提示:请稍等10秒左右,如果不能播放请点击首页,然后搜索视频重试!

剧情简介

岱山哪里有站街的,大沙田不正规按摩店墨沉域轻咳了一声,“老周,开车。”

没有人知道,他那双蒙在黑绸里面的眸子,此刻已经紧紧地闭上了。

他不敢再去看苏小柠那双单纯认真的眸子。

她的眼睛太清澈,她的目光太纯净,纯净到,让他不忍心骗她,不忍心瞒着她。

一向冷傲自持有分寸的墨沉域,此刻却连和苏小柠对视,都不敢。

在没有把握的时候,他不可能将他所作的一切,都告诉苏小柠。

她最好什么都不知道,最好什么都不清楚。

安安分分地做个挂名的墨沉域的妻子,这样最安全。

她太单纯,不知道人世险恶,他怕她藏不住秘密。

而藏不住秘密的结果……

他不敢想象。

苏小柠当然不知道墨沉域复杂的心思。

她依然笑眯眯地看着他,“老公,说话算话哦!”

“等你眼睛好了,一定要陪我去上学!”

墨沉域回过神来,淡笑一声,“好。”

“我们拉钩!”

少女伸出右手的小拇指,勾住了男人的小拇指,“以后你要陪我去上课,去自习,还要去食堂吃饭!”

“好。”

“我去占座,你去打双份饭!”

“好。”

驾驶座的老周一边开着车,一边听着车后座两个人如小孩子一样的对话,无奈地笑了笑。

——————

很快,车子就停下了。

苏小柠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车窗外,“咦,我们不是回家么?怎么到学校来了?”

“你十点半有课。”

墨沉域淡笑一声,按下手机的报时键。

机械化的女声从手机里传来:“现在时间,上午十点十分。”

苏小柠猛地一拍脑门!

上午有课!

她之前为了去公司,已经逃了一节课了。

再不下车这第二节课也要迟到了!

想到这里,她直接拎起墨沉域拿在手里的书包,道了声谢谢之后,就心急火燎地下了车,向着学校里面狂奔而去。

看着她的背影,墨沉域淡淡地挑唇笑了。

这丫头,总能在他最需要的时候,治愈她。

她就像是一剂良药,又像是一个小太阳,总是在他需要的时候,温暖他。

男人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真皮座椅上,“老周,联系一下秦朝暮,给他一个和国外权威眼科专家接触的机会。”

老周一怔,“先生,您什么意思?”

“秦朝暮给我做了十三年的私人医生,对我的症状束手无策,如果我的眼睛想要早点治愈,肯定不能指望他。”

说着,他叹息了一声,“也只能重金请国外的专家过来演一出戏了。”

老周整个人狠狠地一顿,“先生,您是想……”

男人抬起指节分明的大手,将一直蒙在眼睛上的黑绸扯掉,露出那双犀利冷傲的眸,“这玩意戴的太久了,也是时候扔掉了。”

老周眼中闪过一丝的狂喜,“好!我这就去联系秦医生!”

“嗯。”

墨沉域闭上眼睛靠在真皮座椅上。

其实,他也不想太早让别人知道他眼睛的事情。

毕竟,一个瞎子,在别人眼里,是无害的,没有竞争力的。

但当这个瞎子的眼睛好起来了,所有的注意力,都会转到他这边。

可……

耳边浮现出少女清脆如山涧清泉一般的声音:

“以后你要陪我去上课,去自习,还要去食堂吃饭!”

“我去占座,你去打双份饭!”

“我还要你和我用两根吸管一起喝一杯奶茶……”

“还要让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喂我吃东西~”

墨沉域揉了揉眉心,低低地笑了起来。

怎么办呢。

秀恩爱的诱惑力太大了。

——————

苏小柠冲到教室里的时候,距离上课,还有两分钟。

唐一涵一边将湿巾递给她,一边鄙夷地看着她满是汗珠的小脸,“干嘛去了?”

“从来都不迟到的人居然逃课,刚刚历史老师问了好几遍你去哪了,我没办法,只好撒谎说你生病了。”

“谢谢。”

苏小柠笑眯眯地擦着汗,“还好这节课来得及!”

“说说,干嘛去了?”

“是不是昨天晚上墨沉域太勇猛了,所以早上娇软无力下不来床?”

苏小柠:“……”

她将笔记本和教科书从书包里拿出来,“你是不是想象力太丰富了一点?”

唐一涵撇了撇嘴,“万一被我说准了呢?”

“自从嫁给了墨沉域,你每天都幸福地像是泡在蜜里面……”

苏小柠的脸上红了起来。

她抬手捂住发烫的脸,“有么?”

“有啊。”

唐一涵贼兮兮地用肩膀撞了撞她,“说说,墨沉域在床上是不是很厉害?”

“你们多久一次?”

这时,老师已经到了讲台上开始讲课了。

苏小柠压低了声音,趴在桌子上低声开口,“好像……”

除了上次她带墨沉域去见奶奶,她给墨沉域下了药之后,就再也没有了。

“真的假的?”

唐一涵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你们这频率不对啊,哪有新婚夫妇半个多月只做一次的?”

“是不是你在床上表现地不够好,他不喜欢?”

苏小柠被唐一涵说得心慌慌。

有……有嘛?

她红着脸仔细将那天晚上的细节回想了一遍。

她明明表现地很好……

疼的时候都没敢表现出来。

他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

苏小柠是个认真的人,她想不出答案来,就会一直想。

所以,从上午十点半开始,她一直想着这个问题,直到下午放学。

“柠檬,走啦!”

放学铃声响起,同学们三三两两的都离开了,苏小柠还趴在课桌上,手里的笔无意识地在纸上画啊画。

唐一涵无奈地拍了拍她的脑袋,“还想那件事呢?”

苏小柠回过神来,一边收拾书包一边点头,“嗯。”

“你真是。”

唐一涵翻了个白眼,“你回去亲自问问他,对你哪里不满意不就行了?”

“你自己想,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男人心海底针,你别自己瞎琢磨了!”

苏小柠扁了扁唇,“明明是女人心海底针。”

唐一涵敲她脑袋,“那也分人的!”

“别的女人的心是海底针,你的心是定海神针,还是放大的那一款!”

苏小柠白了她一眼,背起书包向教室外走。

“你就是苏小柠对吧?”

她刚从教室里出来,就被一对中年夫妇给堵住了。

苏小柠礼貌点头,“我是苏小柠,你们是……”

“我们是张阳的父母。”

中年女人脸上带着愤怒地瞪着苏小柠,“我儿子现在被关在警局里,你居然没有半分愧疚,还在这里安安稳稳地上课!?”

Copyright © 2015-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