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电影网 哪有几时再年轻
温馨提示:请稍等10秒左右,如果不能播放请点击首页,然后搜索视频重试!

剧情简介

哪有几时再年轻,新乡按摩一条街第614章

顾森之没说话。

沉默其实等于某种意义上的默认。

唐一涵深呼了一口气,抬眼冷漠地看了顾森之一眼,“我答应你。”

“但我还是要表明我的态度。”

唐一涵看着他,眼里全是嘲弄和冷漠,“顾森之,我看不起你。”

“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从未保护过我。”

“现在我和你分手了,和颜与亭结婚了,我有属于我自己的幸福了。”

“你现在用孩子来威胁我,只为了让我成为你和顾紫瑶感情的跳板。”

“我真的看不起你。”

说完这句话,她起身离开。

顾森之握住咖啡杯的手狠狠地收紧了。

那双墨色的眸子看着唐一涵离开的方向,“我记得,你答应我了,要帮我策划这次紫瑶的生日会。”

“现在你应该带我一起看看你之前的策划。”

唐一涵心下一冷。

她以为她对他说了那么多难听的,他起码会做做样子表现出一点点悲伤。

但是他没有。

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反复地揉搓着一般地疼。

唐一涵冷笑一声,转过身,“改天吧。”

“老娘今天没心情应付你。”

说完,她拎着她的手包,潇洒地离开。

顾森之依然静默地坐在卡座上,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出神。

——————

苏小柠和温知暖在别墅里面聊天聊了一整天。

傍晚的时候,温知暖提议找唐一涵出去喝一顿,她好不容易来一次,苏小柠和唐一涵就应该好好招待。

苏小柠倒是无所谓,她反正酒量不好,去酒吧也只是凑数的。

所以两人一拍即合,当即就给唐一涵打了电话。

“美女,有没有兴趣一起喝酒啊?”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才响起了颜与亭无奈的声音,“她已经喝得不省人事了。”

温知暖一怔,夺过电话开始盘问,“你把一涵灌醉了?”

颜与亭十分委屈,“我并没有灌醉她,而是她一回家就拉着我喝酒!”

看着镜子中自己已经红到不行的脸,颜与亭叹了口气,“你们要不要来照顾她?”

“我已经有点晕了……”

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苏小柠和温知暖面面相觑。

半晌,两人从床上一跃而起,直奔着颜与亭家冲了过去!

————

颜宅。

顾森之在给颜与亭打了十个电话没人接听的情况下,不得已开车到了颜与亭家楼下。

别墅里面灯火通明,他敲门敲了很久。

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门开了。

门口站着的孩子怯生生地看着他,“你……你怎么来了?”

顾森之皱眉,看着面前面色**气喘吁吁的孩子,“你自己在家?”

苏若寒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没有,妈妈和……和爸爸都在!”

他故意在说起颜与亭的时候,用上了“爸爸”这样的字眼。

并不是他认同了颜与亭,而是刚刚,在听妈妈喝醉的时候断断续续的话语中,他听出来了,又是顾森之让她伤心了!

苏若寒抬起头冷漠地看着顾森之。

他让她的妈妈伤心难过,他就可以喊别的男人爸爸!

他不配!

顾森之的心脏微微一滞。

苏若寒熟练的“爸爸”刺痛了他的心。

他明明,是他的儿子。

他口中的“爸爸”也应该是自己。

可……

男人深呼了一口气,赶走那些无谓的情绪。

事已至此,他早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他低头,俯视着这个比自己矮上了许多的孩子,“他们人呢?”

“喏。”

苏若寒扁了扁唇,给他让开了一条路。

顾森之皱眉,缓步走进去。

客厅的沙发上,颜与亭和唐一涵正肩并着肩躺在上面。

两个人面色**,浑身酒气,显然是刚刚一起喝酒,都喝醉了。

苏若寒一边拿出薄毯给他们盖上,一边淡淡地开口,“我妈妈和我爸爸今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很高兴,互相告白然后在一起亲热了好久,后来就一起喝酒睡着了。”

小家伙一边说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观察顾森之的反应,“我力气不大,只能把他们安置在沙发上了。”

他说着,叹了口气,“大人就是麻烦啊。”

顾森之额上的青筋跳了跳。

他皱眉,看着面前这个小大人,“你应该知道,颜与亭不是你爸爸,你这么喊他,也不合适。”

苏若寒扁了扁唇,“那我应该喊谁爸爸,喊你么?”

“拜托,顾先生,你又没有娶我妈妈。”

“我爸爸可是明媒正娶,把我妈妈娶回家的,他们是法律承认的夫妻呢!”

说完,他眨巴眨巴着眼睛看着顾森之,“可是顾先生你为我妈妈做过什么,你算是我妈妈的什么人啊?”

顾森之眯眸,他恨不得把这个小家伙拎起来,告诉他,并不是和妈妈结婚的那个就一定是爸爸!

可是他和这个孩子一共就见过几次面,父子之间生疏地可怜,他也并不敢就这么粗鲁地对待他。

于是男人深呼了一口气,拿出自己的耐性来,“你我是血缘关系上的父子。”

苏若寒撇嘴,“太复杂了,不懂不懂。”

“我只知道,娶我妈妈回家的,肯定是爸爸!”

顾森之:“……”

他转头,看着沙发上面并肩躺着的两个人,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特别是当颜与亭睡梦中翻了个身,把手搭在唐一涵胸前的时候!

眼看着男人的手就要放在女人的关键部位了,顾森之一把冲上去,直接将颜与亭的手拿开!

苏若寒在一旁一边看戏一边眨巴着眼睛装作什么都不懂,“顾先生,你干嘛动我爸爸的手啊?”

“啊,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想把我爸爸和我妈妈一起送回到卧室对不对?”

小家伙笑得眉眼弯弯,“那就麻烦顾先生了!”

他力气实在是太小,没有办法将两个大人拖进卧室。

唐一涵腰又不好,在沙发上睡一夜肯定会疼的。

现在有个免费劳动力,不用白不用!

顾森之脸色青黑。

面对孩子的要求,他想要拒绝,却又想起了唐一涵的腰……

他转头,看了一眼还躺在床上的唐一涵,忍不住地叹息了一声,扛着颜与亭就上了楼。

苏若寒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坐在沙发上看戏,“妈妈,你说这个人聪明吧,他也挺聪明的。”

“说他傻吧,也挺傻的。”

“你不是说,没有人会被我这个小笨蛋骗到么?”

“你看,他就被骗到了!”

说完,他又无奈地叹了口气,“妈妈,你说他是真傻……还是故意装傻啊?”

Copyright © 2015-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