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电影网 成都楼凤一览表
温馨提示:请稍等10秒左右,如果不能播放请点击首页,然后搜索视频重试!

剧情简介

成都楼凤一览表,闵行洗浴中心有服务额……打女人……

澹台北城轻咳了一声,抬眼看了一眼面前的陈倩倩。

他承认,他现在的确是挺愤怒的,可他还不至于对这么一个小丫头动手。

这丫头看上去也就和小柠一样大,他一个四十多岁的人了,就算打女人,也不能打这么小的女人啊。

不知道的还以为教训女儿呢。

他皱了皱眉,瞥到了角落里面一直藏着的一抹藏蓝色的衣角。

于是男人皱了皱眉,“不言?”

十三岁的少年怯怯地从角落里出来,“我在。”

澹台北城冲他试了个眼神,“看到没有,她在伤害你哥哥你嫂子。”

“打她。”

“哦。”

不言点了点头,大步地朝着陈倩倩走了过去。

陈倩倩怔了怔,目光冷冷地看着不言,“你敢动我?”

“我是墨沉域以后的……”

“啪——!”

她的话还没说完,不言直接一个巴掌上去,然后将她压在身下,拳头狠狠地砸上去,一拳又是一拳。

陈倩倩被打的说不出话来,只能一个劲地哀嚎。

女人巨大的哀嚎声在走廊里面回荡。

墨浮笙有些烦躁地推开病房的门,“这么点小事你都搞不定?”

门外的走廊里。

苏小柠和墨沉域正在被白管家和一个保镖搀扶着扛起来。

陈倩倩被不言按在地上狠狠地打。

走廊尽头的电梯口处,一个中年男人搀扶着一个头发已经全白了的男人站在那里,看着她淡淡地笑,“墨小姐,好久不见。”

墨浮笙的嘴巴张得老大。

这两个人,她不可能不认识。

当年控制温知暖的芯片,也是她费尽了周折,才在这两个人的手里买下来的。

这两位,一个是澹台家现任的家主澹台北城。

一个,是澹台家的上一任家主,澹台建明。

震惊之余,墨浮笙艰难地在脸上挤出一抹笑容来,“您二位,怎么会到这里来?”

传说,澹台家的家主澹台北城,已经十九年都没有离开过澹台家的庄园了。

自从十九年前他的妻子趁着他离家的时候失踪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澹台家半步。

就算是谈生意,也必须让对方到澹台家去谈。

按照他的话说,是害怕他的妻子宁染回来的时候,见不到他。

他相信,他的妻子总有一天会回家的。

所以他多年来,从未离开过澹台家。

可如今……

不但澹台北城来了,连他七十多岁的父亲澹台建明也来了。

“墨小姐似乎是很惊讶,我们会来?”

澹台建明淡淡地笑了一声,“我们来这里,自然是来探亲的。”

墨浮笙微微地一怔。

片刻后,她便明了了。

之前墨沉域将温知暖的芯片毁掉,就是因为去了一趟澹台家。

如今一个多月过去,澹台家的人来到这里,想必是和墨沉域的关系不错,来探望他的。

于是墨浮笙一边抬手吩咐人去拉开还在打着陈倩倩的不言,一边略带谄媚地冲着澹台建明就和澹台北城笑,“我没想到我弟弟居然这么讨您二位喜欢……”

十几年都没有离开过澹台家的父子两个,居然能够一起来到A市探完墨沉域。

这是多大的面子,多么无上的荣光!

以后不管在什么时候提起来,都是可以让人敬仰的存在!

“你弟弟这个人,我倒是不怎么喜欢。”

澹台北城淡淡地打了个哈欠,目光冷漠地扫过墨浮笙的脸,“我们是来看望小柠的。”

这一刻,墨浮笙脸上的表情整个地僵住了。

“来看……苏小柠……?”

这丫头有什么值得看的?!?

一个纵火犯的养女。

一个乡下出来的土丫头。

一个……不知好歹的死女人!

“对。”

澹台北城松开一直搀扶着澹台建明的手,走到白管家的身边,扶住苏小柠昏迷着的身子,“我们就是来找她的。”

他皱眉,想要扯开墨沉域扣住苏小柠的手,却怎么都扯不开。

一旁鼻青脸肿的陈倩倩笑了,“你弄不开的!”

“我们这么多人,都弄不开!”

“除了把这个贱女人的肉割下来,没有别的办法!”

澹台北城皱了皱眉,利落地抬起穿着手工皮鞋的脚,一脚踹了过去。

“咚——!”地一声,陈倩倩整个人瞬间摔倒在地上。

“好像是真的分不开啊。”

澹台建明坐到一旁的长椅上,一边抚着胡子一边皱眉看着墨沉域扣在苏小柠腰上的手,“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这位小姐要将小柠身上的肉割下来,我觉得不妥。”

“为什么不将墨沉域的两只手砍掉呢?”

说完,老人家笑眯眯地抬眼看了一眼墨浮笙,“苏小柠呢,是我们澹台家的人。”

“你弟弟抱着我们家的孙女不放手,按照我们澹台家的规矩,是要将你弟弟的双手砍掉的。”

“我和我儿子,澹台家两任家主在这里,想砍掉你弟弟的一双手,你没有意见吧?”

老人是笑着说的,那双眸子里也带着淡淡的笑意。

但看在墨浮笙的眼中,这样的笑意,这样的语调,只让她觉得恐惧。

她脸色苍白地将轮椅后移了一瞬,“不,不行……”

“有什么不行的呢?”

老人拄着拐杖靠在长椅上,眸光淡淡地扫过墨浮笙惊慌的眸,“上个月墨沉域带着苏小柠倒澹台家做客的时候,我觉得她性格和我儿子挺像的,所以就取了她的DNA,测定的结果是,她就是我们澹台家失踪了十九年的大小姐。”

墨浮笙的一张脸,瞬间没有了血色。

她咬牙,双手在身侧紧紧地握成了拳头,“怎么可能……”

“当然可能。”

老人家淡淡地一笑,“刚刚这位小姐拿着手术刀要伤害我们澹台家的女儿的时候,你不拦着。”

“如今,我们按照规矩,要砍掉你弟弟的一双手,你又有什么权利来阻止呢?”

“我……”

墨浮笙的嗓子沙哑干涩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知道,澹台家的人,向来说到做到。

他们是比墨家更任性,更残忍的存在。

他们说要砍掉沉域的双手,就真的会……

她咬唇,闭上眼睛。

半晌,她抬起眸子看着澹台老爷子,“可是,沉域是小柠的丈夫……”

“你们伤害他……”

“苏小柠不会同意的。”

Copyright © 2015-2021